雨峤

明山集

寒鸦,寒鸦

黑色的寒鸦

寒天里,

唯见你仍在呼啸


到了冬天

便是冰火两重天

暖的,是躲在屋内

寒的,是站在风中

没有爱人的夜晚

黑夜总爱深沉地聆听山谷的幽清

溪中的流水每晚静静地作陪

银色的月辉也来水中相会

交汇的光影映照着秋林的妩媚

晚风拨动了粼粼的水纹

掀开了落叶的轻灵

这是谁编织着夜晚的清宁

这是谁又独自地枕在河岸的林荫

林下的落叶铺成了金色的地毯

可是爱人倚在谁人的肩上

美妙的夜晚

为何就这般轻易地

流落在了风起的碎影


2017.11.11

那一扇门,在乌鸦的眼神里

林前的霜雾

更有山岗的清冷

酝酿着冬日的雪

阳光努力了一点

才爬出了山头

入冬的山野

便是入冬的山野了

.

寒冷收割着大地之中残存的温柔

清霜之上是肃杀后的寂冷

青稞杆子无力地变软

只有乌鸦们频繁地落地

倔强的电线杆横穿了山谷

拉起了一条明亮的轨道

在辉光中又细又长

在层层的迷雾里不断延伸

谁知道它们连接到了哪里

应该是远方里的

另外一个世界

它们继承了沉寂的烽火台

幻作了那些已经消失的远古旗帜

成为了乌鸦的瞭望塔

成为了通往魔幻世界的起点

.

那些渡鸦是守望者

在日落或日出的间隙

机灵地出现

神秘地隐没

你守望着它们

正如它们守望着...

逐日

廉价的夜晚

躺在廉价的山坡上

夜晚的星辰

照亮廉价的灵魂

.

谁从涩涩的荒野

找出了金黄的落叶

把一场消亡

做成了一场盛宴

.

病弱的躯壳

覆盖于皑皑的白雪

廉价的灵魂

吃穿了层层的冰寒

.

要让谁去遥远的废墟

寻找洁白的天堂

只剩了一副廉价的身躯

追向那火红的天际


2017.10.31

刺眼的阳光和着落叶的金黄

静静的山坡上

藏了野鸟的跃动

朦胧的雾气躲进了明朗的蓝天

我爱的早晨

在寒鸦的呼声里

褪去寒冷的冰霜

早晚的浮沉

在心里只是一线的升腾

我爱的心里

总会在寒天里生出绿草

和山谷里的一撮红叶一起

点缀了荒野的单纯

2017.10.27

你知道这没什么鸟要来
成了乌鸦的天堂
洁净的蓝天
盖住寂静的山野
风总是吹过了又吹过
雪会一场场地来
却不像江南那样
雨接着雨的连绵
西部的雪是下一场等一场
下完了
就是一个新的季节
不像江南
永远感觉在雨季里
会湿透了心
西边的雪,西边的冷纵然枯燥
却总像阳光一样干裂
下的时候心里面温暖
走的时候也只想着阳光的炽烈

然而我是江南的孩子
也受不了四野的荒凉
满地的阳光会温暖胸膛
那颗湿漉漉的心灵
还是习惯待在生长它的地方


2017.10.27

桥头的水

总也是那么慢悠悠地

似乎是和时间讲好了

你看着它

就像是摸着时间


桥上的人走过

也是那滴答的时间

于是那一分一秒

不再是呆板的钟摆


而是从桥底下晃过的船撸

是思绪里的奏章

生活里的变奏


转眼

它又升成了一缕烟

会飘过了心海


2017.10.26

有一只飞鸟

是冷空里的乌鸦

时而哀号时而空啸


穿越着荒草的野地

飞过了枯水的河堤


它一退再退

退到无路可退


一天天在黎明的关口

一日日空空地守候


冬天里遇见红红的枫火

冬天里遇见皑皑的雪光


飞在高高的天际

看过罕迹的云海



2017.10.26

有时候你应该去海边
有时候你应该去山里面
现在我在城市的街头多待会时间
再看一眼北山的晚霞和荡水的堤堰
把一天当作了最后的一天来过
把一天的日子当成最初的遇见
.
飘起浪花的风里
尽是些无端的幻念
怎么也回不到谁的身边


2017.10.24

© 雨峤 | Powered by LOFTER